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4|回复: 0

148亿元的数字货币传销案细节

[复制链接]

1709

主题

1716

帖子

772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724
发表于 2020-12-1 20: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罗斯财富综合财经风向、开利财金、21世纪经济报道、21金融圈、互联网行业前沿资讯、华尔街财金、开荣财经等

以数字货币为名,行网络传销之实。总值逾400亿元的“币圈第一大案”二审宣判。

11月26日,据最高法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一份二审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据一审判决,被告人陈波、丁赞清、彭一轩等14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陈滔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二年至十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该案持续一年多,2018年5月,被告人陈波架设搭建Plus Token平台并开发相关应用程序,开始从事互联网传销犯罪。该平台以区块链技术为噱头、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打着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的幌子,承诺高额返利,吸引广大群众参与。

备受瞩目的是,原审判决,扣押的数字货币依法处理,所得资金及收益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根据盐城市中院二审裁决,该案涉及比特币、比特现金、达世币、狗狗币、莱特币、以太坊、柚子币、瑞波等8种虚拟代币。

据盐城市物价局价格认定中心认定,以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6月27日期间最低价计算,上述8种数字货币折合人民币达148亿元。

具体是,经苏州瑞亚会计师事务所对PlusToken平台用于收取会员缴纳数字货币钱包地址的交易电子账单进行鉴定:截至2019年6月27日,PlusToken平台共收取会员缴纳的比特币(BTC)31.42万个,比特现金(BCH)11.75万个,达世币(DASH)9.60万个,狗狗币(DOGE)110.60亿个,莱特币(LTC)184.77万个,以太坊(ETH)917.42万个,柚子币(EOS)0.51亿个,瑞波币(XRP)9.28亿个。

Plus Token平台此前为“币圈第一大资金盘”,其以区块链技术为噱头、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打着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的幌子,实质是网络传销。涉及参与人员200余万人,层级关系多达3000余层,涉案数字货币总值逾400亿元。

开始到结束的过程

经查2018年5月,犯罪嫌疑人陈某等人通过架设搭建“Plus Token平台”并开发相关应用程序,开始从事互联网传销犯罪。该平台以区块链技术为噱头、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打着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的幌子,承诺高额返利,吸引广大群众参与。同

年8月10日,国际版开通全球37个国家注册权限,可以储存8种主流币,开通国际plus支付功能。

同年7月、8月,先后在韩国和香港路演和推广。同年9月14日,在韩国济州岛某酒店举行“plus token”全球启动仪式。

同年10月,“plus token”的钱包交易平台上线,国际plus支付支持所有数字货币支付。用户就可以通过交易所兑换交易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狗狗币等虚拟货币。

同年11月份,“plus token”钱包交易所更名为PsEx交易所。

2019年1月12日,PsEx交易所开始交易。

2019年初,江苏盐城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陈某等人涉嫌利用虚拟币交易平台组织领导传销犯罪的线索后,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破案攻坚,并将案情层报公安部。在公安部经侦局组织指导下,专案组充分发挥经侦信息化建设成效,对案件进行深度研判分析,初步查明该传销团伙组织架构、人员层级和资金流转等情况。

2019年6月,PlusToken被曝出提币困难,随即有区块链机构发布声明与PlusToken澄清关系。29日,WBF纽约世界区块链大会官方公众号表示,PlusToken曾于18年9月14日冠名并赞助WBF世界区块链大会济州技术大会,由于对该项目的合作审核不够严谨,导致后续一系列被站台事件,会方致歉。

2019年6月27日,在公安部协调组织下,专案组民警分赴瓦努阿图、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加强警务执法合作,积极配合当地警方成功将藏匿在境外的2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当时据凤凰网区块链消息,币圈资金盘Plus Token的操盘手或在瓦努阿图被捕,其中就有第一站台人陈子涵。

2019年8月16日晚间,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布,8月16日,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公布了PlusToken案的最新进展,该检察院依法对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陈波、丁赞清、彭一轩、王仁虎、谷智江、袁园批准逮捕。

2020年3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发起集群战役,将涉嫌传销犯罪的82名骨干成员全部抓获。

2020年5月20日,江苏省盐城市建湖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的“Plus Token”特大网络传销案有了最新进展。“Plus Token”特大网络传销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周某某通过微信等途径积极宣传、推介“Plus Token”钱包App的方式,发展下线会员近193万名,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该院提起公诉。


据统计,该平台存续期间共发展会员200余万人,层级关系多达3000余层,累计收取会员比特币、以太坊币等数字货币数百万个,涉案金额达400余亿元(以案发时市场行情计算),其中大部分数字货币被用于发放会员“拉人头”奖励,还有部分被变现用于陈某等人日常开销和个人挥霍。

许诺高回报、拉人头的老套路

据PlusToken宣传资料显示,PlusToken号称为全球第一款区块链生态应用,系集多币种跨链钱包、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全球支付、智能套利、算力挖矿、区块链产业链于一体的生态系统,力争能满足所有用户在区块链领域的所有需求与价值。

PlusToken在白皮书中介绍中宣称,投资者存入100万元,复利一年就能能赚到 700万元。开启“智能搬砖”,除保本以及Plus币升值产生的收益外还能获得8%到30%的月收益,发展下线还能获得高额的提成,用户直接发展一名下线奖励100%收益提成,从第二代到第十代各奖励10%的收益提成。

据公开信息,PlusToken钱包以推出的搬砖狗应用为噱头吸引用户,宣传称,平台通过在多个交易所,利用价差高卖低买获利。由于交易所需要交易费,该模式盈利能力成疑。当PlusToken用户钱包拥有价值500美金以上的代币时,可多获得10%至30%的额外收益,28天内提币扣5%手续费,28天后为1%。用户通过场外交易所将法币兑换为数字货币,开启搬砖狗应用后,则充币如PlusToken钱包地址,提币时可转出至交易所。

宣传资料称,PlusToken钱包目前已经覆盖全球近170个国家,包括中、日、韩、德国、新加坡、英国、越南、俄罗斯以及缅甸等,涉及人员300万人,吸纳资金超过20亿。

公安部介绍,PlusToken平台下设技术组、市场推广组、客服组、拨币组,分别负责技术运维、宣传推广、咨询答复和审核提币等工作。参与人员通过上线推荐并缴纳价值500美元以上的数字货币作为“门槛费”后即可获得会员资格,会员按缴纳的数字货币价值获得平台自创的“Plus”币,并按照加入顺序形成上下线和层级关系。平台根据发展下线数量和投入资金数量,将成员分为会员、大户、大咖、大神、创世五个等级,并按等级高低发放相应数量的“Plus”币作为奖励和返利。

为了吸引更多人员参与,该犯罪团伙利用互联网大肆宣扬平台加入方式、运行模式、奖金制度、盈利前景等内容,雇佣外籍人员冒充平台创始人以包装伪造其所谓的“国际平台”“国外项目”背景,通过不定期组织会议、演唱会、旅游等线下活动为平台宣传造势,甚至不惜花费重金多次在境外召开千人规模推广大会。

PlusToken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超高收益。据其宣传资料,共有三种收益模式,其中最核心的是在PlusToken钱包存储数字货币的基础上,添加了智能狗搬砖和传销式的推荐管道收益。

PlusToken的超高回报率、发展上下级等特征与传销资金盘高度吻合,2018年以来,对该项目实质为传销的质疑不绝于耳,网络上有许多直指该项目为传销的文章,但有投资者在高额回报的驱使下无视风险,甚至在无法提现的前两天,都仍有人投资了该项目。


据券商中国,一位运作过资金盘的人士表示,传销和资金盘最重要的两个特点,一是要有层级或者老会员拉新会员,二是设置提现障碍。参与者以四五十岁的“大妈”为多,也有一些年轻的“宝妈”。“有些人隐约知道会出事,但是贪图奖金,也有一些专门来投机的人,也不是每次都能跑出来,他们以量取胜,可能有的项目知道被套住了就不管了,赶紧把钱投到下一个里面找回损失。”上述人士表示。

昔日“币圈余额宝”

事实上,PlusToken崩盘前一直被认为是赚钱利器、“币圈余额宝”,席卷整个币圈,一时间风光无限。

当时,PlusToken宣称自己是继imToken之后全球第二大的数字货币钱包,整个团队也很神秘。在早期白皮书中,它以此类项目的惯常套路称,自己由三星和谷歌具备多年丰富经验的原技术团队开发,研发实验室在韩国首尔。

据统计数据,尽管PlusToken启动于2018年,但是其大规模比特币的流入开始于2019年2月,不考虑可能的重复流入流出,累积流入比特币数量超过了20万枚。

从钱包结构管理上,PlusToken大致由两个地址集群、围绕三个热钱包地址归集进行日常运营,这两个地址群包含的地址大都为PlusToken用户分配的充币地址,总数超过53万个。三大热钱包地址在2018年8月到2019年6月间,按照时间顺序切换使用。

同时,归集在热钱包的比特币会进一步向其他地址进行低频而大额的汇集,类似于热钱包向冷钱包的归集。PlusToken崩盘后,留下了大笔数字资产在相关地址中,这些地址的实控人开始了持续一年的资产转移和洗钱过程。

骗局未有终局

从一起资金盘骗局的角度,PlusToken从崩盘之际就可算已经落下帷幕,但是从法律、社会影响角度来看,它的结局尚未到来,依然有很多受害人在努力追回损失,司法行动和处理也仍在进行。

PlusToken的崩盘结局绝不意味着数字货币骗局的结局,甚至就在PlusToken崩盘后,依然有关于PlusToken重启、或所谓“PlusToken3.0”为名的新的骗局问世,这些骗局依然能吸引不少投资者参与,其中也包括部分PlusToken的受害人。

而在PlusToken之后,也有各类模式的新数字货币资金盘出现,“搬砖”似乎已经成为一种经典行骗模式,屡试不爽,包括近期曝光的“伊朗交易所”骗局。

据了解,币圈传销币的盈利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卖注册用户的个人信息;二是炒作币价,造成一币难求的局面,引诱用户利用自有资金入市来买币炒币,炒作到一定高币价时候突然抛币撤出、崩盘。

尽管近一年暂未出现规模超过PlusToken的案件发生,但是数亿、数十亿的大案依然多次出现,数字资产骗局也正从一种新型犯罪类型成为一种新型犯罪手段,更频繁地与传统经济犯罪结合。

这样的背景下,一方面,数字货币相关案件覆盖的潜在受害人群在扩大,他们对数字货币不了解,对类似案例也没听说,这让他们非常容易被一种所谓“新暴富机会”的话术所欺骗。另一方面,对于一线司法机关来说,针对越发频繁的数字货币相关案件的侦破手段提升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银保监会指出,近年来,一些机构和平台打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等金融创新旗号,或假借扶持中小微企业、养老服务、互联网新零售、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之名,通过虚构项目标的、承诺高收益、设立资金池借新还旧等手段,进行自融或变相自融,形成庞氏骗局,触碰非法集资底线。

“公众要客观评价自身风险认知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选择符合自身风险偏好的金融产品。切勿盲目追求高收益却忽视了高风险,跟风投资自己风险承受能力之外的金融产品;更不要一味追求担保或所谓“保本保息”销售承诺而不注重风险辨别,以免给不法分子留下可乘之机”,银保监会表示。

希望通过这个案例能给广大投资者有所警醒,所有的资金盘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本质都一样,击鼓传花的游戏而已,最后要么就是自己崩盘跑了,要么就是被政府查了,各位投资一定要当心!

需注意,截至目前,全球还没有一家央行推出主权“数字货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电  话:0393-556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