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朋友介绍好工作 女子不慎被骗南宁传销

2020-10-7 10: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8| 评论: 0

摘要: ​ ​1040连锁销售 传销套路 洗脑 南宁传销骗局​​​直到家人出现,张某花才彻底放松。她和母亲抱在一起,哭了起来。这是9月29日发生在成都市锦江公安分局督院街派 ...

                 

                               ​1040连锁销售 传销套路 洗脑 南宁传销骗局

    

直到家人出现,张某花才彻底放松。她和母亲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这是9月29日发生在成都市锦江公安分局督院街派出所里的一幕。

过去的8天,山东、广东、广西、南宁传销 四川,张某花疑被好友骗进传销,辗转四省,在不安和惊恐中一路“逃离”,几近崩溃……最终,在成都锦江警方的帮助下,张某花与家人见面,安全返家。民警介绍,根据其所述,不排除是传销,建议张某花在状态好转时再向南宁警方报案。

           

派出所内,32岁的张某花还没从惊恐中缓过神来,她已经三天没有合眼。

她头发蓬松,面色憔悴,目光长时呆滞。一有人开动房门,在面前走动,她的言语会立马停住,或者重复着上句话结束时的某个字词,等周围安静下来,才会再继续。


见到家人,情绪激动

『一份“好工作”』

9月22日:潍坊-青岛-广州

听信好友介绍南下

准备干番收入翻倍的新事业

9月22日,张某花终于下定决心南下去往广州,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她拖着行李箱,从潍坊的工厂宿舍搬出,转车到青岛,搭上了当晚飞往广州的航班。2000公里外的这座城市是陌生的,但她心怀憧憬。

她没有告知家人这次工作变动,“我想等一切顺利,稳定下来,干出点成果来再告诉家人,免得他们担心。”

这是一份在广州当地一家水果交易区的工作,月薪7000余元,是她在工厂上班时的两倍。除了工资的吸引力外,张某花自己也想换个工作环境,“圈子会不一样,能接触到更多的人,对自己的成长和帮助肯定是会很大的。”

给张某花介绍工作的是她的好友小云。她们相识于5年前,曾同在一个工厂上班,尽管期间两人因工作变动分开过一两年,但一直保持着联系。“通过跟她的交往,她办事说话等各方面都是很不错的,所以对她的人品,我也蛮放心的。”张某花说。

张某花介绍,9月初到中旬,小云联系自己提及到工作的问题。“说她和她对象在广州那边做水果批发,一个月7千元起步,到后面能有八九千,她已经干了几个月了,问我要不要也一起过去。”

张某花生长在陕西汉中农村,个性内向,之前一直在工厂,曾想过如果一直这样上班不会有太好的发展,但矛盾的是,她不敢轻易变动。所以面对好友的介绍,她既心动又担心,“万一跑过去不是那样怎么办?”

张某花让小云发来了交易市场的照片,询问自己如果过去到底能做什么岗位,要注意什么。“从照片看,我感觉确实还很正规,另外她说我过去了以后,可以跟着她干仓库管理员。”

疑虑打消,张某花作出决定。她想,这或许将是给未来发展的一大转机。

『一个“新单子”』

9月23日-26日:广州-南宁

到了后接连三天无事干

谈合同听到“发展人”才觉不对劲

将近3个小时的飞行后,张某花抵达广州白云机场。

走出机场,时间已经指到零点。好友小云接到她,为她安顿了住处,并告诉他第二天就有一个“单子”,要赶去广西南宁一趟。

张某花有所疑惑,水果交易市场在广州,还没有去看一眼,怎么就要直接去谈单子?但她转念一想,反正跟着小云一起干,又是好友,于是没再多问。

9月23日,张某花和小兰购买了去往南宁的车票。到达当地后,一名女子接待了她们,又经过几次转车到达目的地,“像是城乡结合部的村。”之后,她和小兰被安排住进一套5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面有床、灶台、柜子,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张某花想这个单子应该很快就会谈完,不过对方以及小兰似乎都不着急。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实质性涉及到“单子”。

“第一天就是到了住的地方,什么都没有谈。”张某花说,接着第二天同样没有,第三天则是被喊去逛街购物,“几天中几个人都是一起的,吃饭、出门都在一起。”

直到第四天,张某花介绍,当天吃过早饭,小兰说要谈单子的合同。之后,她们到了南宁市区的一个茶室。

不过,茶室内所谈的“单子”似乎与水果批发交易并没有多大关系。张某花称,室内几个人聊天的内容变成了“如何发展人,发展一个人多少钱,当团队壮大后可以有多少收益”等。她感觉到了不对劲,“这就跟新闻里面的传销一样,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啊。”

这时,张某花才明白,所谓的水果交易市场实际上只是一个名号。她很可能被好友骗到传销 1040阳光工程 中了。

            

『一段“逃离路”』

9月26日:南宁-成都

放弃回老家更换飞行目的地

坐上飞机前一直警惕有人跟踪

张某花对传销的认识来自于影视剧以及新闻报道。她听到最多的消息是,传销就是要拉人头发展下线骗钱,进入传销将很难再走出来。

意识到不对劲后,张某花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借上厕所的名义将小云喊到了一旁。她质问小云,“你们搞的不是传销吗?”接着,她快速冲出茶室,跑到街上求助报警。

在茶室附近,她碰到了街面的巡逻警员,第一句话便说“要报警,我被骗进传销了”。见张某花求助,该名警员将其带上巡逻车,向其了解详情。“警察也说我可能被骗了,然后开车把我带着拿了行李,最后又送到机场,让我离开。”张某花说。


↑张某花于26日晚“逃离”南宁传销

到达南宁机场后,张某花买了当晚8时15分飞往老家西安的机票。不过此时孤身一人的她开始感到有些害怕。“我的手机打来了几个南宁的号码,小云也打来过,但我都没有接。”她担心,自己尽管人已经离开,身后很可能还有“传销人员”在跟踪自己。

起飞时间渐渐临近,张某花托运行李箱后排队等候安检。而在此过程中,张某花也越来越紧张,她总感觉有人一直在附近看着她。她一连换了4个安检口,一有人汇聚,她就更换队列。

最终张某花没敢登上飞回陕西的飞机,“如果对方跟着我到了家,怎么办?”

于是她丢掉行李,重新查询了之后的航班,最终选择距离陕西较近的四川成都。

飞机在当晚11时35分起飞,到达成都已是深夜。

『三天没合眼』

9月27日-29日:成都

到了机场不断变换停留地

高度紧张几近崩溃 最终获助

事实上,在选择前往成都前,张某花还查阅了去往海口、杭州等地的航班,但这些地方她都没有去过,只有成都以前她待过两个月,加之这里距离老家较近。

抵达成都之后,张某花高度紧张的神经并没有因此放松。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最后进入机场派出所咨询后,待到了天亮。

天亮后,张某花仍然不知道该去哪。“脑子很乱,要想清楚接下来咋个做。”但她并不想把这段经历告诉家人,“不想让老人担心。”


↑张某花在派出所终于见到家人

机场的T1航站楼、T2航站楼、派出所、机场停车场……在成都双流机场,张某花变换着停留区域,留意着四周。

又过了一天,直到28日下午,张某花才想办法给哥哥打电话,说自己遇到了麻烦事,被人跟踪了,但并没有讲述过去几天的经历。

之后,哥哥为她叫了一辆车,并在成都市中心帮她订了酒店。

上车后,张某花依然感觉不安全,她打电话给哥哥说“有人在跟踪”,并让司机绕了几圈路。此时的她,在连续高压的精神状态下已经显得错乱。司机最终将她放在红星路四段附近。

下车不久,张某花在向附近一单位求助时甚至被当成了精神病,被他人报警。

成都市锦江公安分局督院街派出所处警民警见到张某花后,将其带回了派出所。

“才见到她的时候,说话很乱,基本上说不清楚,精神状态也很差。”处警民警介绍,之后才通过身份信息查询联系上其家人,并与其哥哥取得联系。

张某花被暂时安顿在派出所内,警方为其找来衣服,提供了食物,并通知陕西老家的家人前来认领。


↑张某花的姐姐签字接回她

9月29日,张某花的状态才稍有好转,并向警方讲述了过去几天的经历。而自26日晚从广西南宁逃离开始,她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不敢睡,害怕有人。”就在记者见到张某花时,她也一直保持着紧张的状态。

“她这是没有休息好,加上高度紧张,精神状态已经开始崩溃了,有被害妄想的症状了。”派出所民警介绍。

9月29日中午,张某花终于见到了从老家赶来的家人,她也才算彻底放松下来。

哥哥说:

她经历太少,心智不成熟

据张某花哥哥介绍,他在西安工作,是28日接到妹妹电话的,电话里能明显感觉到妹妹的异常,遇到了麻烦。当时怕她出事,就为她订了成都市中心商业区的酒店,还帮忙叫了车去接她。自己也安排好工作,计划在当天下午或者第二天一早出发到成都。

“后面我又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她在派出所了。”张某花哥哥介绍。

另据其姐姐称,张某花这几年确实一直在山东工作,但并不常回家,工作上的事也很少跟家里讲。“这次还是接到派出所打到村上的电话,我们才知道她的情况,当时还很意外她为啥会在成都的派出所。”

“她还是经历得太少了,年龄虽然30多,但心智还不成熟。”哥哥说。

张某花被家人接走,踏上了返回老家的路。

对于张某花口中的“传销”,派出所民警介绍,根据其所述,不排除是传销,其建议张某花在状态好转时再向南宁警方进行报案。

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摄影报道

【来源: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电  话:0393-556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