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成都连锁经营1040五天详细过程 值得一看哦

2021-8-9 08: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3| 评论: 0|原作者: 海哥反传|来自: 海哥寻亲团队

摘要: 大学杨同学在半年前开始问我的工作情况,我表达了对当时工作内容的不认同,并传达我想做新媒体的工作。那时他的朋友圈展示的都是他做短视频的成功分享,羡慕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也很羡慕他去了我最喜欢的城市成都 ...

大学杨同学在半年前开始问我的工作情况,我表达了对当时工作内容的不认同,并传达我想做新媒体的工作。那时他的朋友圈展示的都是他做短视频的成功分享,羡慕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也很羡慕他去了我最喜欢的城市成都。他开始告诉我我可以有更好的发展,生活里他受到朋友很大的帮助,所以他想帮助我,他可以帮我介绍互联网运营的工作,实话是我就对他说的工作心动了,很适合我自己的职业规划。之后他便持续不断表达我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让我去开始新的发展,并定好日子为我安排工作。几个月的铺垫,下定决心我去了。

7.28

我到了,杨同学让我给家里报平安,并带我到了加上我有六人居住的公寓,环境不差,被子都给我准备了,那时真的很感激。他说大家平常都回“家”吃饭,大家都是志同道合创业的年轻人,在外面相互扶持感情很好,其中还有一个女生跟我性格超级像,大大咧咧,我们应该会很合得来。

我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这个92年的陈姓女生,进来她就开口,性格爽朗,还当过老师。十几天前我也还是一名老师,所以我们有很多聊得来的话题,孩子、家长。钱姓、李姓、名贤的三个男生陆续回来,谈话升温,我也开始庆幸我来到了一个温馨的青年之“家”,我可以开始新的职业生涯及生活。

晚上玩游戏之前,陈姓女生让我猜名贤的男生以前是什么职业,随后拿出几张这个男生穿警服的照片给我看,连福建警察学院的毕业证书都一并给我看。突然的话题,突然的毕业照,有点突兀,心里有点迷惑但也没多想。这下刚好在职业的话题里于是我顺势问大家都在做什么。名贤的男生说自己是做项目的,问他什么项目,他说项目是阶段性的,不同阶段不同项目。陈姓女生说自己做智能家居。其他两位不回答,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

7.29

我问杨同学我什么时候工作,杨同学说不急,给我介绍工作的他的朋友还没回来,他先带我了解一点项目,学习一些运营思维,刚好他最近完成了杭州的短视频项目自己可以有几天假期。

也是这天我看到了没关好的房间内部,床、乱七八糟打开的箱子,鞋柜没有鞋子,每个人都是脏脏的一两双鞋。说不上来的怪异感受,那时候其实我已经开始警觉了。按理说在创业的年轻人们都应该是精神、注重外表的,但是这个房间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奇怪的萎靡。但一转念我又觉得自己过分以己度人,实在不应该。

7.30

开始正式学习了,他带我去了第一个朋友家,女生很漂亮,气质很好,问了我的情况、家乡风景,随后讲起了她的事业、成都乃至改革开放、中国的发展……听起来就是她把自己所有的学问都展示出来,具体的数字列举让我觉得这个人非常好学且有大局观。我以为这算是个小小的社交学习,耐心听完后去了他的第二个朋友家,同样的小区。女生婷婷,提前给我打预防针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平台,现金流很大不要被吓到。开始了,凭身份证投资3800买一份,69800买21份回报1040万。五级三晋制,梯形模式,流出赚钱的人,不会有人一直赚钱,赚的钱呈几何倍增(倍增有很大漏洞,新闻里讲过到某个数字时是需要十七亿人)。我一听神经病吧,脑子里闪过传销,但一想又没拉我去交钱,可能她自己在吹牛投资,出于对这个人自己职业的尊重我没说话。谈完后杨同学和她都让我不要告诉我的家里人这件事,听过就算了,反正也和我无关。我很迷惑,既然和我没关系,我为什么要告诉家里人,总之我还是云里雾里。

下午又分别两个人来“家”里,都在说同样的事,我听得想吐了,但当时我认为这也可能是什么投资公司的,更多是困惑这些讲解和我未来的互联网运营工作没有半毛钱关系。

晚上杨同学问我对今天讲的内容有没有什么看法,我表示我听不懂对方想让我知道什么,听起来就假大空。他让我耐住性子主要关注人家的讲话逻辑和思维。

更晚些我和陈姓女生、李姓男生出去买吃的,他们讲话突然冒出道理:自己不了解的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什么思维什么命。莫名其妙的话语让我联系上白天发生的一切,脑袋一下就炸了,强烈第六感:他们是一伙的。

我马上把自己的地址发给了妹妹、弟弟、朋友。这时我开始回想,这两天他们从来没有让我一个人独处过,总是有各种理由和我待在一起,即使我去房间休息陈姓女生也会随后进来。但是我还没想好怎么跑。

7.31

早上晚起就去见了一个人。我不再关注他的说话内容,而把注意力放在房间的陈设,他讲话的表现上。这个男生说话冲动、声调高、不停咽口水、我盯着他眼睛时他会慌乱闪开(说谎的表现),还问我会不会以为这是传销。我强壮镇定说不是,我不懂是什么。(心里:CNM,神经病)。下午见的人也都问了我同样的问题,然后给我讲什么宏观调控,成都没有工厂却一直建房子。中午我去厕所偷偷搜索了,看到了这的确是传销,叫1040阳光工程。陈姓女生看我去厕所很久一直让我出来,说自己要上厕所,我就开始害怕她们已经知道我在警惕了。

这几天他们都在想办法和我一起玩,让我不要玩手机,拿起手机就会问我在看什么,杨同学也总是靠我很近,我进房间陈姓女生也会马上进房间。我想了一下不能过分强硬,只能迂回得到他们的信任,让他们觉得我警惕性不高。中午我跟这个女生更亲热地说话了,心里已经在想我该怎么跑,怎么拒绝听这个课。

晚上我想好告诉杨同学我对这些经济学的东西不感兴趣,就像我上数学课,我知道数学有用我想学,但是我会本能地心里排斥。杨同学当然不同意,和我说工作不能这样,他已经和朋友讲好,我中途中断学习对别人不礼貌。我和他强调正式进入工作后我一定做个勤恳的人,无果,我又说我这两天没有感觉到自己学到了什么东西,我觉得我是在浪费时间。

为了缓解我的情绪,钱姓男生提议去成都的宽窄巷子走走。

8.1

早上杨同学问我看没看网上关于这个平台(连锁经营、1040阳光工程)的负面消息,我说没有,于是他翻给我看,说这东西有点意思,然后反复说我一定觉得这是传销。我赶紧回答我觉得不是,未知全貌、不予置评,我对这些不了解,我的观念也比较好,不会的。(我怕我说是刺激他。)这时候我想不出办法了,只能反复咬着他不尊重我,让我学我不喜欢的东西像我父母给我报自己不喜欢的班。我问他为什么我们不学点其他的,实际的个人运营管理经验、案例,为什么要一直围绕这个平台。这个时候他改变说法了,他说他其实对这个平台有点儿兴趣,投了一万多(撒谎,因为进入这个门槛就要投69800),他觉得我是一个心思细腻、有自己想法的人可以在学习之余给他点意见,让我听下去。而我作为他的朋友都不愿意帮他参考吗?

这天开始,我们只在家里等所谓的“朋友”来。人一进来开始告诉我是不是觉得前两天没东西可学,这是正常的,东西要学完才有收获。(我更加确定我现在在一个组织,他们在时刻交流我的情况。)他开始讲这个平台是国家做的,他们的集团手机网卡有合法性,打钱也是通过央行,不合法早就被查了。这个平台前两天吓跑害怕、没有耐心的人,后几天留下有魄力的人,这样留下来的人才能赚钱。还问我什么是洗脑,是不是觉得正在给我洗脑,说我一定看了网上的新闻,觉得他们现在的流程和网上的一模一样。但是他们不是傻子,明明他们也上网为什么他们不换流程呢?国家是故意搞负面新闻的,因为这个平台赚钱的人不能太多。

我开始留意他们的交流方式,我发现总会两两低声说话,并且我时常目光扫到他们的支付宝界面,他们是用支付宝的聊天来交流我的情况的。

这天我再次强调自己对这些不感兴趣,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学到知识,我也不能给杨同学建议。陈姓女生跳出来说她要和我听一天,帮我看看有没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8.2

从一大早上陈姓女子就又开始说服我,谈朋友之间的帮助和信任,说我作为杨的朋友应该帮他参考,也要跳出自己的观念多学习。问我这个“家”里的人对我好不好,我怀疑杨就等于不信任他们。杨也反复跳脚说我就是在怀疑他才不听,并发誓如果带我了解不好的东西他就被车撞死。(???一唱一和相当默契)在没我同意的情况下,家里又来人了。

这天上门的人讲北部湾经济怎么发展的,马云、拼多多一开始被人说是传销,但是最后都挣钱了,新事物出现时总是被质疑的,要趁人们还没发现“新大陆”时把钱赚了。甚至还播放了国家制作的纪录片(后被禁播,说是部分内容会被传销组织利用,但网上又可以搜到),然后开始翻里面发言人信息——某省省长,反问我为什么里面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广西是传销天堂为什么责任人还没被处罚。更是利用一些新闻里有矛盾的话语和图片问我国家的目的是什么。竟然还能扯falungong事件是假的。(主要说一些关于国家的模棱两可的话,颠覆个人价值观,告诉我我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事情没有绝对的好坏,成功的人都是敢尝试的一批。)

下午来的人又开始讲五国经济浪潮,总结就是他们会拿大家交的钱去投资,这种做法可以防止资金外流,这个是国家做的,是一种经济手段。还调侃说不要以为这是一个拉人模式在骗钱,中国做什么都需要拉人,去店里做工都需要。

我跳出了他们的内容,问他他是做什么的,要告诉我具体的工作内容。他明显没想好,随后说自己就是带团队,不断提升自己锻炼自己。(就是绕绕绕,等于没说。)又开始卖个人励志故事:自己以前是个名设计师,出过车祸脸上留疤后自闭一年(给了图片),是这个工作给了自己自信,是团队给他温暖。

晚上每个人和我说话我都开始保持沉默,既恶心又害怕,感觉身边都是疯子。我想回房间和朋友说一下我最近的担忧,但仍然没有机会。陈姓女子又开始进房间劝说,并在劝说无果下,邀请了三个朋友上门“热闹”。晚上大家开始剖析我,说我其实不容易信任别人,没有和大家交心。晚上陈睡前说我观念固执,在未来的工作中不好,还告诉我她这一天学习到了很多,这种学习机会很好。

8.3

早上无论谁叫我我都不起床,我表示自己身体不适,终于没人再上门。陈开始了一整天的游说:

1. 我是他的朋友,他让我学习,是在给我提供机会更好进入未来的工作。

2. 我的确在怀疑他,而他是我的朋友,不会带我做不好的事。

3. 他的朋友很难约,我半途而废对他朋友不好,对他更不好。

4. 来跟我交流的都是各个行业顶尖人才(项目经理、销售经理、店长、医护工作者、老师、军人、警察、编程、设计师……),其中不乏名牌大学的学生(网上能搜到名字那种)。他的原话:“你是不是以为这么优秀的大家都是傻子,只有你一个人聪明人?”

5. 他强调我观念不新,有问题。

见我不动摇,戏剧性的一幕产生了。下午他接到电话说是自己的发小告发他做传销家里母亲吐血进医院了,而这个事情的解决办法不是他马上回家救母,而是恳求我继续听完“学习内容”帮助他说服他的母亲他没有做传销。(???)且这个事情不能由任何人代劳必须是我,我也不能马上打电话 必须听完再打。(???)

下午大家回来坐在一起,陈姓和名贤的男生一致劝说我听完向他父母解释,陈姓和名贤男生都自曝曾经了解过这个平台,明贤男生还正在做,然后逼问我是不是也觉得他们是不好的人。他们的不再掩饰我其实心里很慌,于是我开始扯着我是因为杨逼我做不想做的事,不尊重朋友在赌气,我对这个平台本身真的没有什么看法,就是不感兴趣不想赚钱,并留下眼泪跑出门(找到机会跑了。)但明贤的男生和杨还是追到我了。这个时候我才想好,不要羞耻于被骗进传销,我要把自己的事情完整告诉身边人,我自己单打独斗想跑不知道怎么跑是永远走不了的。

晚上睡觉陈一直是支付宝界面在打字,半夜杨把我叫到客厅两次,想舒缓我的情绪,确定我还能不能“救”。我说家里条件一直都很好,父母没打算让我挣钱 快乐就好,所以我对赚钱没有兴趣,我找工作就是为了完成任务后的成就感,我也没有购物欲,我有钱了也花不出去(一本正经胡扯)。

这晚也和前几天一样我搞定了紧急联系人、紧急报警短信、紧急报警设置,抓着手机不敢睡(手机还快没电了,我的充电器已经在房子里“消失”)。

8.4

这天陈不在房间,我把我的事情告诉了群组里我的朋友们,她们帮我理清思路让我马上走,保持联系,联系不上我就会马上报警云云。我那一刻悬着几天的心才落下来一点,趁着其他人不在,我反锁房间开始收拾东西,并想到了上门取件,期间杨同学一直敲门的时候我真的害怕他闯进来。上门取件的人到后我顺势和他一起下楼,杨跟着我。在地铁上他拉着我的行李箱开始发神经,让我去告诉我的朋友啊,我要怎样就怎样。即使身旁都是人,我也仍然害怕,他就一直跟着到了高铁站。

其实真正离开是一件还算简单的事情,是我一直因为恐惧把事情想复杂了,也幸好朋友们远程稳定我、帮助我。

后续

上了高铁我理好思路打了报警电话和监督局电话,回来以后也去咨询了警察。但因为我未受到人身和财产损失,这件事不了了之。从朋友那里我了解到,杨还在联系其他同学,说明他并未被抓。

我一直不愿意相信一个大学看起来还算仗义的朋友会骗我。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那么没脑子又热血什么都没问清楚就赶着去。被骗意味着自己完全没有社会经验,快24岁还无法审慎考虑自己的未来。是朋友开导的我,不应该陷入被害者有罪论,不对的是那些借用我们的信任做错事的人。回家以后我在家没出过门,不想和朋友们联系告诉她们我回来了,我无法解释这些原因,我不知道还要陷在自我怀疑里多久。

以前我对未来总是信心满满,工作的辛苦完全不会消磨对生活的热情,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了,也许生活本身就危机四伏只是我自己选择看不见。

我回来后才从其他大学同学那里得知,大约从一年前杨同学就进入传销了,一年来他向人借钱还不断联系同学询问大家的工作情况。他把自己塑造成为商业成功人士后,邀请大家和他到成都发展。杨同学就是被钱姓男生拉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和我们一起居住的钱姓男生和我是同一个学校。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传销已经不是久远的绑人要钱模式了,他们会带你出去玩,大方付钱,在你情绪不对时约上朋友来家里,他们就好似你真正的朋友。可是在看不见的阴影里,他们创设一个方案,沟通你、商量你、拿下你。只要你细心,会发现巧合无处不在,他们的明确分工、不约而同一定会让你汗毛战栗。

另外传销人员的还会通过自我形象塑造吸引局外人,壮大他们的队伍。这些人都年轻、形象好甚至学历高,他们都渴望成功,并且有一套强大的成功学逻辑,他们把自己置身于空中楼阁认为自己正在做的是超越众人的远大事业,并笃定自己未来一定能获得财富(和我交流的人都觉得1040万不是梦)。但现实是他们无经济来源,通过借钱或者售卖自己的“梦想”来度过每天。如果想获得“工资”就要拉进另一个人进入这个火坑,即使明白人不好拉这是个火坑后为了拿回自己的几万块也只能继续做下去,哪怕亲朋背离。

六千字的自言自语,我尽量用时间线将事情捋好,很多地方由于我自己很混乱什么都想写出来又没能表达出来,但这是一个完整的传销话语记录,每个地方的传销不外乎都是以上内容。我把故事写出来是不想让不知情的人再承受和我一样的害怕。我只想用自己的经历给大家提个醒,在面对朋友的帮助时多一些理性去考察他的话,不要为自己的多虑感到羞愧。也不要以为自己头脑清醒不会被骗而进一步深入了解(我后来看了很多纪录片都是当事人觉得自己不会被骗,传销组织的人员也很友好,就决定再了解一下才被洗脑的),要跳出传销人员给你定下的框多从相反的方面去推翻他们,而不是思考这其中的合理性。你面对的是一群正在观察你,利用他们的严密理论想办法同化你的一群人,思维上你也是势单力薄。真正进入传销后不要害怕,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朋友家人,她们会在你的慌乱里给你很多力量。

PS(来自微博:大海反传销):不管什么样的公司,不管什么样的产品,也不管是什么销售模式。只要存在传销三特征:【1.缴纳入门费(或认购一定数额商品);2.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3.层层返利(自己的下线投入都有自己的提成)】。就是传销,是一个拉人头模式!

最后,欲望是最大敌人,极力证明自己的方式一定不是传销这一种。希望都能真实面对生活,不要在水晶玻璃里做着白日梦,一夜暴富是写在小说里的情节,普通人还是要融进生活里去,接受磨难和悲伤。








发布于 2020-09-1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电  话:0393-556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