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香港进口,红酒,奶粉,亮碧思,Francine,SG团队,直销,传销?(二)

2021-8-9 09: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3| 评论: 0|原作者: 反传销|来自: 反传销

摘要: 我没想到我会走到这一步,即便在我决定退出的时候。我一直是一个软心肠,处处站在别人位置思考,吃软不吃硬,不喜欢惹事,但也不怕惹事的人。决定退单起先我或多或少也清楚自己签的合同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在大陆签 ...

我没想到我会走到这一步,即便在我决定退出的时候。我一直是一个软心肠,处处站在别人位置思考,吃软不吃硬,不喜欢惹事,但也不怕惹事的人。


决定退单


起先我或多或少也清楚自己签的合同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在大陆签的香港法律文件,是需要到香港进行律师见证。一开始我并没想退单,没想跟他们闹翻,我依然在安慰自己,既然自己近期也间接赚了些钱(我之前通过联谊“拉人头”,认识回以前的同学,然后我们搞了一些小生意,赚回了在SG亏的本,所以真有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之意),还有跟他们关系还算不错,或许以后仍然会有生意交集的,所以就觉得算了吧…….。


不过我很清楚这只是我的软心肠,吃软,怕麻烦的我在主导着自己。我知道这是我的弱点,我不克服它是干不了大事的。我会理性地思考,他们设套骗人入局,软硬兼施,处处“为你着想”,但一旦确定你不干时,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他们已将这种游戏玩得炉火纯青,毫无心理压力了。对他们来说,你只不过是众多韭菜中的一个而已,收割完你再说。如果你被洗脑成功,愿意追随的话,那咱们就成为收割者,一起去割更多的韭菜。


所以要说我在里面学到什么深刻的东西的话,那就是,做人必须狠。不狠,里面的人赚不到钱。不狠,我们这些受害者也拿不回自己的钱。


在队上知道我要求退钱时,他很不爽,说一起合作这么久了,说变就变,哪能退什么什么的……。我不想跟他废话,只回一句:你做生意这么久了,你应该比我更明白,生意就是生意!


说说退单的方式


要成为公司38经销商,就需要你购入一张大单。这张大单可以是亮碧思新开的,也可以是上线们将他们原先投资的大单转让给你。区别是,亮碧思新开的单就能在3个月内7折退款,而上线转让给你的单要看他们愿不愿意退了,但3个月内退,可能还是好商量的。但无论怎样,你都需要到香港去进行见证签字才行,这样开的单才具备法律效力。(12-26更新:转单合同不够3个月,即使是转单,也能退的,因为疫情期间没有到香港,他们其实就是诈骗,只要你态度够强硬,他们也一般也会愿意打折退的。不过超过3个月的,要看情况了。


现在仍然是战役期,香港封关。他们不能拉人到香港开招商会,所以就在内地搞非法传销招商会。然后开单很多都是签转让协议(上线将自己的单转让给你),接着他们将法律文件寄到香港。(某种程度上说,依靠转单回收的资金,足够让上线们爽几把了,这样坑人坑得更绝)


这样就产生了一些问题。如果你没有到香港进行签字和律师见证,合同根本不会具备法律效力(不过我也听说有团队会在大陆请律师去见证,这样其实不合法的,下面会更新说到)。如果亮碧思在缺乏律师见证资料的情况下开单了,那就是它的问题,可以到香港商业罪案调查科报案的。不过据我了解,亮碧思不会冒这种险的。亮碧思花钱养了一批律师,就是想钻法律漏洞,研究如何合法地通过传销方式来榨干大陆人的钱,所以一旦被香港商业罪案调查科盯上了,亮碧思的财源就没了。


所以疫情期间,新加入的人如果没有律师见证,所以在法律上是未正式成为公司的38经销商的。想退单的人,需要先致电公司客服,报上身份证,问问自己是否成为了38经销商。未成为的话,可以提前截单。然后,你转到上线的那些资金,要追回来其实并不难,只要你没有用掉太多货(手上的存货也可以尝试退回去吧)。


因为这篇文章,我认识了某个协助退单的组织。他们教你采用的方式就是报案,归为诈骗类案件。具体方式我不清楚,我从一个成功退单的受害者得知,他们会教你截单,然后约上线们出来谈等等,最后报案。一般我们个人去报案,公安是不会受理的,因为缺乏证据。不过这个退单组织他们有渠道,我想,或许是他们处理过很多这种事例,有警民合作的关系成分吧。(12-26更新:注意!报案时请大家定性诈骗,不要报传销,第一:定性为传销案件的资金一般不会退回,只会上缴国家;第二:鉴于传销的侦查力度大,而且很多商业或多或少都会在传销边缘试探,所以公安不会太重视的,只会打发你走,特别是某地方的公安!)


不过我并没有与退单组织合作。基于我个人的一些情况,还有我想直接爽快点,所以我委托了律师帮我去处理。


惜别“贵人”,百感交集


朋友C(“贵人”)知道我要退出了,他微信向我留了句话,说自己把房退了,要回家乡,暂时离开团队一段时间了。我顿时萌生伤感之情,我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呢?在众多同学看来,他明明是一个生性文静而又听话的男生。


一直以来,他都听话照做,拍贴归零,服从上线。但是进来3年时间,他一直没有成绩。前年他的“贵人”离开了,去年年底他“贵人的贵人”也走了。而今年,唯一作为下线的我也要离去了。到底是什么让他坚持?难道不就是“听话造作,拍贴归零”吗?难道不就是“富人的思维”、“借鸡生蛋”、“格局放大”这些伪成功学吗?


我才发现一直以来我并没有特别责怪他,他根子里都是个好人,只是他被系统化了。在他说离开的那一刻,我顿时将所有愤怒的情绪都转移到他队上身上,我愈加痛恨队上们了。对比一个瞬间被诈骗几十万的电话,这里损失的可不止是几十万,更是你几年的青春啊!他本可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谈个恋爱,或者做一番真正的事业的(不管有没成功,起码实在和值得),而不是沉沦于这种狭窄的视野里面,天天被毒鸡汤和伪成功学洗脑!被队上们当做工具人,时而被叫去泡茶递水,时而被叫过关去帮队上们拿货。对了,他队上的货也是摆在他住的宿舍里,反正他队上认为,他住所窄一点也无所谓,就便宜一点租金给他咯,需要用货时就叫他搬来就好了!


我不知道他的债务有多少。我只知道,从去年到现在,除了我,他没有拉到任何人。他也没有其它的收入。我想,并不是他不想去找,而是,他的思考和行动力也被队上们禁锢住了。


又或许,他更坏一点,就能赚到钱了吧。


如今这个社会,越来越多人排斥成功学。因为这种东西被太多人利用来忽悠人,为自己谋取利益了。但不管你喜不喜欢,人总是贪婪的,人总是会仰望成功人士的,所以利用成功学来忽悠人的方式会一直升级,直到找到你需求点,击垮你的认知防线


我并不是说成功学不好,正能量不好。它是好的,但并不意味着它就是真理。如果你了解“幸存者偏差”理论的话,你一直在追随和学习少数成功人士的品格行为,却没有研究失败者的品格行为。实际上,很多失败者也同样拥有成功人士的东西,但拥有了并不意味着你就能成功。成功和失败,或许往往就是一个运气之差,或充满偶然性的一个外部因素。对我而言,《成功学》和《概率论》摆在我眼前,我无疑会先选择后者。


—————————————————分隔线—————————————————

12-25日更新:

追款过程


经过起诉和协商,我拿回我的6万资金了。历经整个过程,招商会的考察费、律师费、扣掉拿过的一些货款和此前参加大围的费用以及外表装逼消费等,前后共损失不下3万元。这个历程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起码让我体验到社会的尔虞我诈和钱财的零和博弈规则,真正地让我成长了。只是,在我收到退款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十分失落的。


我是直接起诉了收钱的W姐,W姐是团队大头A哥的妻子。我当时转账过去给她时,标注了“货款”,其实当时也是想到倘若不做了,也容易处理退款的事情,因为我知道转账时附带的标注是具备法律效力的,为自己下个保险。以致后来律师也拿“给了货款但没有成功加盟经销商购货”的名义来起诉W姐,简单了事。


之后就是约A哥出来谈,A哥知道自己妻子被起诉立案了,态度软了很多,跟以前在团队说教时真的判若两人。但谈判并不是很顺利,因为他总是将责任推到我的“贵人”同学,似乎一直在套我,让我找“贵人”同学要回资金,而我则主要针对A哥和W姐,这样扯了很久。


我不知道资金在W姐那里,还是在“贵人”同学那里。但于情于理,钱是给W姐的,而她没有帮我成功开单或让“贵人”同学去为我转单加盟,那就是挪用了我货款资金,所以不管她有没有给到我同学,对我来说,也是她的责任,正确来说,是她跟A哥的责任。另一方面,我也怀疑“贵人”同学拿了钱后,在得知我要退出时,就跟队上商量,然后自己跑回家乡去躲避我了。所以如果真是这样,我更不能去找“贵人”同学要钱了,因为除了法律上可行性低,更重要的是,我干嘛要去找一个根本就没有钱的人去要钱呢?


后来得知,我“贵人”同学应该是拿钱了,他早就做这个做到破产了,银行卡被冻结了。所以A哥设法将责任归到“贵人”同学那里,想让我去起诉他,找他要。毕竟就算A哥自己能将钱退还给我,但他也无法从一个身无分文的“贵人”同学那里要回自己的钱。所以,他是打这样的算盘。


不过我跟律师研究过,我早知道“贵人”同学是没钱的,所以不会针对他,而法律上说也应该是收钱的A哥和W姐负责。毕竟W姐收钱帮我开单或让我转单加盟,她弄糟了也是她的责任。所以面对A哥一直故意的下套,他想定义W姐只是代收款,我们偏不上当,直指W姐的责任。这样,谈判就破裂了,我们也提前走了,不管A哥那副焦急的样子。


几天后,有一个惊讶的发现是,W姐那晚没有出来谈判,原来是因为她被警察捉了,关在看守所里面,因为被一个受害者控诉诈骗,而且破案成功了。我顿时不知该兴幸还是该Feel sorry for that,但总算明白了A哥的怂是也有这个原因的。我专门跑去派出所确认了一下,W姐的确被关押了,所以律师跟我商量,可以凭这个案件,将诉讼上升到刑事,毕竟我知道这两个案件是同一性质,那边的警官肯定会对我的案件感兴趣(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广州地区的公安,一直以来他们对亮碧思这种诈骗真的很不上心,一般一个人去报案是很难被重视的,除非证据充分)。所以,这次牵涉的破案和W姐被捉是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有更大的筹码去跟A哥谈判。


律师是希望让我直接跟A哥和解的。但是我一想到A哥团队曾经害了多少人,也想到了SG的种种罪行,那一刻我是直接下定了决心,不想和谈了,直接干翻这个团队吧。我研究过,我这个案子,不仅仅是W姐会首当其冲,然后A哥,“贵人”同学也脱离不了关系。所以,根据囚徒困境,A哥和W姐会将所有责任推给“贵人”同学,然后“贵人”同学也会曝光A哥和W姐,甚至其它的上线大头们也会受到牵连。这样就一举拿下A哥和其它几个重要大头了,整个团队也就崩毁了,这是理想情况。而倘若他们拿合同说事——当然不敢,毕竟这个合同一放出来,先不说合同是否具备效力,这无异于是在自曝搞诈骗。


律师跟我分析了倘若我直接报案的风险,比如退款可能会延迟,也可能有只退回部分的风险。最坏的情况(又可以说是最好的情况),如果真的经法院定性为传销,那么所有牵涉到的款项都会上缴国家的,这样我有可能拿不回受骗的资金。当然我知道基本没可能定性传销,毕竟定性传销需要的证据非常多。而且即便我报案,我觉得自己也有很大把握快速拿回退款,因为A哥还是聪明的,不会选择硬扛。更何况我这时候已经不太在乎能否快速拿回这些钱了,我觉得有一种义务感去报案,让涉案的人罪有应得。


我仿佛被这种高尚的情操熏陶了。但律师很快打谢了我,说做什么英雄呀?你解决了这个,社会还将不断涌现更多,所以保守点拿回自己的钱不更好吗?还问我不是一直不想让“贵人”同学受到牵连吗?说实话,到这一刻我其实不那么关心我的“贵人”同学了。或者说,比起干掉一个犯罪团伙,我觉得牺牲一个哪怕“无辜但罪有应得”的人也是很有必要的,谁叫他作恶呢?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也知道律师这样说是有他的算盘,她也只是想尽快完成自己的任务。但我还是被她说服了,不能怪她,只怪我穷吧。


这样,律师就直接跟A哥电话沟通,要求退款,当天解决不了就要去报案了。虽然没有明显暗示W姐被关押的事情,但A哥也马上怂了,然后答应了。我其实还是有点犹豫的,因为和解意味着签和解协议,不能继续起诉或报案。不过我最终还是妥协了,选择了和解,贫穷让我向现实低头了。所以,签了协议后,A哥将款项退还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十分失落的,感觉自己背叛了自己。


如果真如他们所说,W姐其实早已经将钱打给了“贵人”同学。那现在A哥和W姐该为他们的行为负责,将款项归还了我,至于他们能不能向“贵人”同学要回那笔钱,那是他们的事情。如果不能(大概率不能),开个玩笑地说,那我岂不就成了极少数能反向从传销大佬手中套他的口袋的人了?


关于合同和律师协议


疫情封关几乎判了SG的死刑,虽然也有人说疫情背景下,他们依靠转单岂不是更赚疯、赚回本了?但现在我觉得这种做法风险极大,其实就是诈骗,资金落袋不会长久和安心。不在香港做见证,无法正式开单,虽然大陆也有律师所愿意做见证,但是这样的律师所也得承担被吊销执照的风险,而我的律师查过一家做过这种见证的律师所,果真处于吊销状态。基本上,在大陆签这种合同,并且找律师做见证,也是不合法的,是有风险的。亮碧思照常愿意帮你开单,是因为这是经销商团队和大陆见证律师所的责任,与它自己无关。这样一来,在大陆签的SG合同其实都是违法的,所以估计SG团队如果够聪明的话,遇到纠纷也应该不敢拿合同出来说事。


关于退单的各种情况


再说说退单吧,因为很多人问我这个事情。以下的情况仅限于疫情期间在大陆签的合同和律师协议:


1. 转了钱,未签合同。被骗了钱,假如是6万的开单门槛资金,如果未签合同,直接问要回就行,一般都给的,最多打个9折。不行就威胁报警,找人堵也可以。


2. 在大陆签了合同和律师见证协议,但公司还未开单,也未超3个月。公司一般月底才走流程开单,这个可以打电话问客服。若确认了未开单,那么请先传真过去截单,然后可以跟“贵人”或收款大头商量要回资金。这时,他们一般都愿意8折左右退的,毕竟留不住你,他们也想赚个一两万。如果你要全退,可以威胁报警,也可以找人堵他们。


3. 在大陆签了合同和律师见证协议,开单了,但未超过3个月:


①新单的话,建议绕过团队,直接到香港公司去退单,基于现在的疫情封关,请打电话到公司推迟退单日期。


②上线转旧单的话,要看团队愿不愿意退了。我知道很多团队都愿意7、8折这样退的,因为他们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合同是不见得光的。而有些团队可能不愿意退,这种情况有点难办,毕竟公司帮你开单了,如果你走法律途径,你得先到香港商业调查科控诉假的或不合法的律师见证资料,然后回来告他们欺诈,这样十分折腾,耗费一定的成本。另外,我认为,如果证据充足,直接在大陆报案或起诉也许也有可行性,等到闹上法庭,他们都得拿出合同资料,那么也无异于自曝欺诈(尽管你成为了经销商,但公司的黑料,大陆法院也是清楚的),这样可以逼他们和解打折退,简单来说,就是威胁抱着大家一起死。不过同样,这种情况也很折腾,耗费一定成本。不想折腾的话,还是找人堵他们吧。


4. 在大陆签了合同和律师见证协议,开单了,超过3个月。基本上,你也是他们一份子了 ,此时才向他们提出退单,很难,然后你良心也会过意不去吧。当然,如果你不介意,也有一定的消耗时间和成本的准备的话:①对于上线转的旧单,我是建议你找律师咨询和起诉的,会有一些机会。因为,我是觉得他们根本不敢硬杠。②对于新单,你不但要跟团队杠,还得面对亮碧思公司,估计就真的需要到香港商业调查科起诉假的律师见证资料了,比较折腾的,而且疫情下,也过不去。


5.在大陆签了合同和律师见证协议,未开单,超过3个月(这是我的情况,但我只签了合同,并没有签律师见证协议)。这种情况可以断定他们拿了你的资金去周转了,如果他们断定你没意愿在这里发展,你又没提出要退款,那么他们更无必要帮你开单了,将钱私吞了更好。我是过了半年才提出退款的,然后想找他们出来和谈,但他们都不回复我,而且屏蔽了我。然后我找退单组织帮忙,退单组织的人需要我和他一起,至少约“贵人”出来(如果42能约出来就最好),并且报警抓现行,这样就能威胁他们退款了。但我约不了“贵人”和上线们出来,因为我向公司截单后,公司也通知了我上线,他们都不愿意出来见我,而“贵人”也回去乡下避开我了,估计他们也怕遇到我联合退单党的风险。但无关系,我直接找了律师,走诉讼途径。


我觉得一切凭自己感觉吧。只要自己签了合同没过多久,基本能顺利退单的,只要给他们1-2折的甜头。如果你还是找退单组织,这种做法是保险了点,但成事后退单组织也要2折的利润。所以如果你是从自身只想要回钱的角度出发,我觉得直接跟他们商量退出是最好的。如果你想报案去干他们,那么自己要有充分证据,这时也可以找退单组织帮忙处理报案。而对于时间久了,不太好处理的情况,“贵人”和队上都开始疏远你,不愿意见你,而自己又没什么证据去报案的话,那估计就得走诉讼途径了。


不管怎样,提醒大家收集证据:微信聊天,通话录音等等都很重要,如果有合同和律师见证协议拍照就更好了。


需要截单传真的模版,请联系我。


疫情下,SG疯狂地在内地开非法招商会拉人头,已经引来媒体注意了,相信广州公安会越加重视,请各位朋友留意身边吧。


—————————————————分隔线—————————————————

4月8日更新


亮碧思于我而言,虽然在2020年是个小小的插曲,算不上年度的主题,也或许不值得如此长篇大论。但它总算让我开了眼界,及因此衍生出的一系列事宜倒是挺丰富多彩的。(闲话就不多说~)


我没想到还会来一波更新的,皆因近期的一些接触,及回忆起此前的种种所见所闻,有感而发。


我想说的是关于如何去劝离一个已经被洗脑的人(即所谓的反传销)。我并不是什么专业反传销人士,所以,下面我所说的仅仅是我经历的基础上的一些思考,从专业角度来看,固然会有认识不足之处,不喜勿喷哈~。


为什么新加入的人都难以被劝离?


我见过,几年前曾经拒绝加入,但现在却精准回踩进去的企业主管;有本性善良可爱,却听从上线套路了父母30多万的小女孩;有不顾家人亲戚反对,毅然坚持走自己的路的分行长儿子……


不少人对自己的家人、同学或朋友进去后的种种大的改变而感到不理解,比如疯狂地借钱、过分的自信、焕然一新的面貌和着装、多姿多彩+“凡尔赛”式的朋友圈……。这些都是亮碧思里面很普遍的现象,大多数有经验的人,一看到这些不同寻常的现象发生在身边的人的时候,往往就先入为主,认定他“中招”了,然后就开始对他进行反洗脑,这其实是不完全正确的做法,甚至是错误的,因为这种方式对于一些“中毒太深”的人,往往适得其反。


真正的问题是,要劝离一个人,首先得分析这个人。正如他在加入之前,亮碧思团队早已经分析了他一样,他是怎么来的,就让他怎么离开。


都知道,对大多数人来说,从里面出来可比从外面进去难太多了。我才发现我上面文章写的种种分析和揭露,对里面相当部分的人来说,并非能产生多大的作用。单看亮碧思的圈子,70%都是女性,整个圈子的思维是比较感性的,所以对于部分感性的个体而言,并非能很好地接受理性的分析,这是一个原因。另外,更重要的是,人的本能是会更加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的。所以,要想真正拉一个人出来,除了要分析揭露事实,还需要很多感性的东西,而这往往不能忽视下面两个事实。


事实一:圈子认同感与被认同感


与东南亚杀猪盘的套路一样,越是缺乏圈子、缺乏被爱、缺乏被认同的人越容易上钩。但不相同的是,普通的骗局,在你被“杀猪”后,你会醒悟,知道自己被骗了。然而,亮碧思传销式的骗局是,即使你被骗了,你还会帮着他们数钱,继续帮着他们行骗。


我前面说过,亮碧思之所以能牢牢地把你套住,绝不是仅仅依靠投资收益的谎言,它更多是时刻给你无尽的希望,同时给你营造一个具有认同感的氛围。这个认同感,可以是价值观:比如这是个帮人的事业、感恩的事业、改变自己的事业;也可以是对个人的认同:比如你在外面缺乏被爱,缺乏被认可,但在这里你会得到(尽管是虚假的,目的都是为套路你的钱,但情感往往会使人盲目)。


所以,有时候,即使他发现自己做的事情是违法的,也会选择继续做。因为只要他接受了里面的价值观和氛围,就会更容易去选择为自己辩解,接受那些“偷换概念”的东西。比如“马云一开始做生意的时候都被别人说满嘴火车,是个传销大佬”;比如“所有伟大的事业一开始都不得不承受谩骂,被竞争对手打压,甚至被政府管制”;比如“我们的事业是大势所趋,政府迟早会为它开放绿色通道,能在大陆法律松绑之前上车是你的幸运”……


怎么说呢,你会有时发现,即便你知道它是不好的,但就是说服不了他,还会被怼到语塞……,就像爱情,是无法用理性思维来经营的一样。


事实二:信任距离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在你劝离一个人的时候,你首先得认清你与他的关系度,你是用什么身份跟他谈论什么事情。倘若你跟他不那么熟悉,而你又较为直接数落他的时候,这无疑是伤害他的自尊心,更严重的,你是在攻击他的信仰。


亮碧思本身就是一个凝聚力极强的圈子,里面的人凝聚出一种“邪教式”的狂热。单单看事业这一块,新加入的人对上线的信任度,早已超过了任何人,所以你往往不能很好地跟他辩论亮碧思的这或那,因为他认为你没进去过,根本不了解,没资格评这评那。


所以,我认为,如果你是作为朋友、同学或家人亲戚,那你且先就只能暂时保持以这个身份去谈这个身份的事情,而非直奔主题,做你不擅长也不该做的事情——揭穿亮碧思,数落他的事业。


假如你真的想救他,底线是,无论如何,你都要保持你与他的关系,不至于恶化。因为一旦关系恶化了,他便会远离你,远离原来的朋友圈,然后就更加依赖于亮碧思这个圈子了,这是你不会愿意看到的。


我个人的一些经历和见解


咋说到人格心理学去了……


理性的类型。理性的人,我认为是比较好办的类型。因为他进去必然是经历一个逻辑思维的认同过程,而尽管亮碧思的洗脑功力多强也好,也掩盖不了它自身的问题和矛盾。理性的人,只要找对方式,对他透露更多的事实,便能让他动摇。


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就是奔着赚钱和人脉交际而去。我首先去了解这个生意是否真的赚钱?我看到了他们都开奔驰保时捷,嗯,这不错嘛!然后他们对我的人脉展现也做得不错,比如有几个我觉得人格魅力不错的领导和董事长轮番跟我交流,展示了他们的软实力。但遗憾的是,他们欺骗我说这个事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后来我看到经常有多个团队在抢人的情形,这至少说明市场已经很成熟了。


其次,大多数董事长并没有持续给我一种它该有的特质,这是我后来察觉的,更不用说这里的38和41基本都是负债累累的事实了。因为对我来说,100个人里面,即使有10%的人赚到了钱,这概率也是十分低的,更不用说只有1%的人能回本的真实情况了。我之所以能发现了这个事实,并非单纯是从他们的举止行为上猜到的,而是有一次,我在跟某个41领导沟通关于挑战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说这么庞大的资金,即使我有能力周转,但高筑债台可不好,而且尚不清楚风险……。然后他给了我一个蔑视的眼神,说了一句:这里有谁不是负债做挑战的?


我诧异,或许这个生意风险真的很大吧!大概从这开始,我的信心就开始动摇了。以至于后面我的一系列调查都是为了去证实我的猜想,好让我心安理得地退出。


较为感性的类型。我的一个例子(失败的例子),我BP(业内术语,就是为发展潜在下线的交际)过一个女生,在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被其它团队BP过了,她也表示可能会加入那个团队。所以我认为我基本无可能拉她进来了,不过无关系,那时候的我已经处于“卧底”状态了,何况我BP她并非是想拉她进来,而是纯粹想认识她。后来我跟另外一个同学搞起来一些生意,然后她也表示有兴趣兼职加入,所以我跟她合作一起接了一些单做。(我发现当时我“拉人头”都不是为了做亮碧思的,而是各种“不务正业”……)


再后来,我跟她见面,我很含蓄地向她暗示了她将要加入什么团队,做着什么样的生意及模式,并且建议她不要加入。她对我的建议表示理解,但并没有改变她自己想去一探究竟的想法,这时我才察觉她已经被洗得差不多了。之后她也一直忙于亮碧思的事宜,我们也再没见面。


我于心不忍,某天发了这篇文章给她,她并无抗拒,而是问了问我的生意做得怎么样了。我说还好,然后叮嘱她不要齐架挑战。之后一段时间,我发现我看不到她朋友圈了,然后她的签名变成了:改变很难,但改变真好……。我其实还挺欣慰的,看到她过上了自己喜欢的生活,虽然不知道这种状态能持续多久。


这是我接触的一个例子。我觉得她虽然感性,但也已经算是比较理性的类型了,而且是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的,我甚至一度觉得她有能力去辨别自己所做的事情。总之,希望她没有去挑战吧。


特别感性的类型。要说特别感性的人,我见过很多,听“大咖”分享动不动就感动得流泪的。这种类型比较棘手,绝对是最难劝离的,而且他们特别敏感,见不得别人的一些负面看法。一方面是情感型的人格,另一方面是知识面或见识上的受限,导致他容易沉浸于亮碧思。


我认为,还是那句,至少先保持与他的良好关系,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去想法子劝说吧。切记不能鲁莽攻击他的观点,不然会适得其反,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并不是说你可以消极应对,事实上对任何进了亮碧思的人,你一旦发现并且想劝离他的话,应该要马上开展。因为那边的洗脑渗透速度很快的,基本上开完招商会后的几天里,他会交了6万的38资金,甚至更早。然后开头的一个月里,他会去打雾各种领导和董事长,然后被打了强心针。基本上,不出一个月,80%以上的新人都会想去套架挑战,除去暂时周转不了更多资金的那些人,最终会有50%的新人会做套架挑战,额外投入30万。


所以说,越早出手,至少不会让他亏太多。我见过一个女孩子,她听完某个分享会,都是哭着说一定要让父母支持自己套架,后来她真的成功套架了。可以想到,她的负债不仅仅是她自己借贷的,还蔓延到了朋友,家人甚至亲戚。还有一个挑战了的女生,她没有任何下线,但疫情期间竟然上了41了。我不难猜到,公司在疫情期间经营艰难,就弄了一些类似“打折”上41的优惠政策来收割经销商团队,让他们继续投入资金,真他妈可恶~。


关于劝离的一些方法


第一,首先度量你跟他的关系。你跟他是什么身份?好朋友、恋人、家人、亲戚?如果是关系比较好的,那么你成功的概率就高,但需要你做足功夫,从为他着想,他为何会加入的问题出发去深入交流,这是一般的情形。不排除更密切的关系,比如恋人关系,可以有更直接的做法。我见过一个女生直接用负面消息将男朋友炸出来的情况,不过这需要牢固的关系基础才行,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而且风险也大,需要有随时分手的准备吧。


如果是关系一般的,你可以将事情告知与他关系密切的人。如果他们搞不定,你想亲自来,我会劝你放弃,因为情况只会更糟,倒不如你直接跟与他关系好的人去研究对策。


第二,多从他自身为何要加入的观点出发去交流。这需要层层的逻辑攻破,需要你对亮碧思有更多的了解才行,不然你很难跟他辩论,甚至你会被认为没资格跟他辩论一个你都没进去了解过的生意。我个人觉得,多看看关于亮碧思的文章,你也可以假装说你被BP过,进去了解过,然后因为发现种种问题而退出。下面我推荐两篇:


人间正道是沧桑:朋友突然过香港做外贸生意是个什么梗,传销,直销,进口贸易批发?(扛不住了,实在卖不动)


Jason:亲身经历,告诉你香港LBS广州SG团队不为人知,如何一步步让你负债累累的真相(在里面一年负债60万的自述)


第三,聘请专业人士解救。如果好朋友,家人都劝离不了,那么聘请专业人士不失为一种方式。不过,江湖险恶,专业解救人士不多,所以我觉得可以从官方渠道里找推荐,比如警方捣毁一个窝点,必然有时会聘请或介绍到这些人的,可以从这个方向出发去寻找。


第四,武力解救。对中毒太深的人,你用尽感情和道理都无法说服的话,那么只能“以理服人”了。他无非最信任的是他的上线们,他所有的信念都是上线们和圈子赋予的,所以找机会去举报他们的传销聚集是不失为一种好的策略。不过这需要做足功夫,了解他们的行动,然后确保公安或工商局那边愿意配合,这就需要你有充分证据。一般来说,他们的大型培训或搞招商会的时候是最佳时机,一旦确定行动,就需要“快准狠”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千万别让他知道是你干的。因为假如一次行动并未能如意将他解救的话,那么他只会恨透你,进而更加依赖亮碧思圈子了。


第五,软禁+反洗。这是无可奈何的方式,基本就是,将他关在屋里,然后找个人将他反洗。这种方式是家法侍候,我以前也听过很多这种事例,不过身边就很少有看到,大概是亮碧思的系统进化了,让人放下了警惕。这个要说的是,软禁一般是家人做的,由家人承担这个责任,然后反洗则是由关系好的朋友或亲人来做。软禁的人和反洗的人不能是同一人,不然反洗起不到作用。


信念是难以攻破的东西,也许时间最终能告诉他们一切,只不过到那时代价将会很大。必要的时候,还得狠下心来。


作者:社科狂人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电  话:0393-5566994